欢迎来到CL境外营销平台,平台经营Instagram、Facebook、YouTube、TIKTOK、Twitter粉丝、点赞、播放量服务、客服微信:coolfensi 24小时在线欢迎咨询购买!
公告:
欢迎来到CL境外营销平台,平台经营Instagram、Facebook、YouTube、TIKTOK、Twitter粉丝、点赞、播放量服务、客服微信:coolfensi 24小时在线欢迎咨询购买!

伊朗“阿米尼骚乱”:内因还是外因在起主导作用?

首页 Twitter   作者:coolfensi  2023年05月09日  热度:29  评论:0     
时间:2023-5-9 1:07   热度:29° 

原标题:伊朗阿米尼骚乱:内因还是外因在起主导作用?

91422岁伊朗女子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在伊朗首都德黑兰被风纪警察以头巾不合标为由拘留,两天后,阿米尼在拘留所猝死,警方给出心脏病猝发而死、警察没有责任的解释,引发死者家属和许多城乡民众的不满。

916日起,首都德黑兰和伊朗许多地区爆发了以为阿米尼讨公道为由的示威抗议,抗议者当众焚烧了引发事端的导火索——伊朗自霍梅尼政体确立以来强迫妇女在抛头露面时必须佩戴的头巾,并进而在与警察的持续冲突中喊出杀死杀害我们姐妹的凶手,甚至独裁者去死等激进口号,在一些地方,抗议演变为骚乱和警民冲突。921,阿米尼的父亲阿姆贾德(Amjad Amini)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波斯语采访时,正要回答你认为女儿死因是什么时几次断线,随后伊朗网民发现,网络社交平台Instagram在部分伊朗电信服务商客户终端无法访问,另一平台WhatsApp则只能发送文字、无法发送图片和视频。

当天稍早,伊朗电信部长扎勒普尔(Isa Zarepour)曾表示,可能出于安全原因对互联网功能进行某些限制,但随着两大网络社交平台出现异常并引发公众强烈反应,加之此后不久伊朗最高精神领袖、总统和央行等多个官网遭到黑客攻击纷纷暂时关闭,扎勒普尔迅速改变口风,称此前有关网络会被关闭的媒体解读是误读。

阿米尼骚乱爆发之际适逢联大召开,联合国人权办公室立即对事件表达了关注,并指出最近几个月伊朗风纪警察普遍用更苛刻、更粗暴手段对待头巾不合适的妇女,而美、英等对伊朗实施全方位制裁的国家更假联合国平台对伊朗群起而攻之。在这种局面下,当地时间916(考虑到时差实际上比阿米尼骚乱大爆发晚一天),正在纽约联大发言的伊朗总统莱西(Ebrahim Raisi)一方面否认警察施暴,另一方面承诺将负责任地调查阿米尼死因,给公众和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等一些国际组织称,持续多日的阿米尼骚乱导致至少8人死亡(其中4人死于警方执法),数百人受伤和被捕;伊朗官方则给出了3人死亡的数据。耐人寻味的是,伊朗神权和世俗行政部门虽照例将骚乱归咎于外部势力挑唆,但语气较以往惯例(如2019年骚乱时)要和缓得多,甚至罕见地未确指外部势力究竟来自哪个国家。同样,官网被黑客攻击到一度关闭的伊朗央行,尽管多个黑客组织公开认账,但央行发言人贾马里瓦法(Mostafa Qamarivafa)甚至回避了是否是黑客攻击的质询,仅承认网站确实暂时无法访问而已。

那么,此次阿米尼骚乱的根源,究竟是内因还是外因?

辩证唯物论一向主张,内外因共同起作用,但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内因,外因只能通过内因起作用。

伊朗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早在伊斯兰教传入之前就形成了强大的波斯民族性和璀璨的世俗文化,这种民族性和世俗文化并未因宗教信仰的改变而被湮没,而是顽强地以各种形式延续至今。巴列维王朝(Pahlavi Dynasty)时代,统治者出于自身利益进行了一些近代化改革,客观上加大了波斯社会的世俗性,并在伊朗社会、尤其大中城市里形成了强大的世俗社会和文化基础。

1978年伊朗爆发霍梅尼(Āyatollāh Rūhollāh Khomeinī)革命,翌年建立起独一无二的二元体制,神权凌驾于世俗行政权力之上,并给伊朗社会强加了一系列基于什叶派原教旨神学的种种清规戒律。这些清规戒律不仅渗透到伊朗社会的方方面面,而且对伊朗女性尤为严厉。

和海湾另一些保守的阿拉伯国家不同,伊朗女性、尤其城市女性此前从未受到如此多条条框框的束缚,尤其是巴列维时期的世俗化,更让她们在无意中体会到世俗化生活的种种方便、好处,如今突然被强加种种桎梏,她们当然会产生不满、抵触,因此自头巾令之类清规戒律推出,伊朗妇女就不断抵制、反抗,风纪警察的出炉本身,就是对这种抵触、反抗的体制性压制产物。

随着时代的演变,尤其经历了漫长制裁痛苦后,伊朗社会、尤其城市社区对现状不满不断增加,渴望改变的呼声逐渐高涨,越来越多城里人开始同情、共情饱受二元体制压制的伊朗女性,并由此联想到自己在神权高于世俗权力的社会所遭受的种种不变。近年来伊朗经济停滞不前,社会上物资匮乏、失业率高企、民生艰难,在这种背景下,原本就不受欢迎的清规戒律自然更容易受到抵触,正因抵触增多,官方才加大风纪执法力度,由此导致阿米尼事件发生——而这也恰点燃了阿米尼骚乱的熊熊烈火。

当然,外因,即外部势力的干预也的确起到很大作用:如果没有美国此前在伊朗并未明显违反国际承诺情形下单边退出《伊朗核协定》,伊朗社会矛盾不会尖锐到总爆发的地步;如果没有欧洲国家对美国压力的妥协迁就,没有以色列针对伊朗的种种非常招数(包括针对伊朗目标的黑客攻击,甚至肉体消灭),没有海湾海合会阿拉伯君主国对伊朗基于民族、教派差异和地缘政治矛盾所进行的种种排挤,伊朗内部的社会矛盾未必会在此时此刻激化到如此严重的程度,并爆发如此规模和烈度的骚乱。但归根结底,内因才是纲,外因只是目,套用句俗话,就是苍蝇不叮无缝蛋。

还应特别指出的是,在观察、分析和评论伊朗包括阿米尼骚乱在内各种事件时,我们决不能抱持双标。

首先,伊朗的确在很多时候、很多方面是霸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的受害者,但它同时也是区域性霸权主义和沙文主义的施害者(这种区域性小霸作风在邻国伊拉克体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和伊朗同属一个教派,曾经是并肩作战盟友的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德尔,如今成了旗帜鲜明的伊朗反对者),我们既要看到前一点,也不能因此就无视后一点的存在。

其次,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当代国家,一贯支持和主张世俗主义,反对各种原教旨的泛化,并且对某些美化、怂恿中国国内泛化的海外势力、舆论表现出坚决的批驳、抵制态度——既然如此,我们就至少不应否认,其它国家的民众和社会(比如伊朗妇女),也同样有追求世俗生活、抵制原教旨泛化的权利和自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